感悟性教学的文化意蕴
作者:   发布时间: 2009-04-19   浏览次数: 351

       “感悟”作为一种具有中华民族特色的文化心理活动现象,是主体学习过程中一种具有普遍意义的心理意识活动。在感悟过程中,学习者对学习对象产生积极主动的反应,以理解为基础,并通过联想、想象、顿悟等意识活动展开对意义的寻求。在感悟过程中,学习者逐渐加深情感体验,其才能得以发挥,个性得以张扬,人格得以升华,生命的意义得以提升。要培养大学生的人文精神,就要注重学生悟性的培养,也就是说,要进行感悟性教学。
    感悟性教学关注人的精神的养成,重视意义的生成与创造,在面向未来的过程中建构具有超越品质的文化主体,它在重塑人文精神的教育改革中,必将成为非常重要的教学理念。
    一、感悟性教学的文化使命功能:铸就精神根基
    1.感悟性教学是追问生命意义的教学。
    人不同于动物,动物为活着而活着,没有理想,没有追求,只有本能的满足。但人是意识的存在,为意义而存在,为精神而存在。人不仅在于为生物体而“活着”,更在于必须活出意义和价值,活出饱满的精神。感悟性教学就在于教人体悟人生的意义,追求人生的理想,充实生命的精神,从而使生物学上的个体生命转化为文化学上的独立的、有尊严的、自由的价值主体。通过感悟,深刻认识到生命的意义,才会有对生命的执著的追求,从而活出精彩的人生。当今社会,青少年学生深受功利主义的影响,越来越成为“无根之人”,心灵枯竭,思维定势,人生态度世俗化,行为方式畸形,尽失生命的诗意。
    感悟性教学立足于人的内在尺度,追求人的生命内涵与生命意义,并通过积淀而铸就学生主体的精神根基,其价值取向直接指向人自身的发展。这正是感悟性教学的文化使命,也反映了感悟性教学的特征之一。
    2.感悟性教学融知识的获取、智慧的开启和人格的陶冶于一体。
    人是一种文化的存在,人不可能离开文化而成长。因此,感悟性教学必须以知识为载体。但知识只是人的生命成长过程中必需的养分。人不是为知识而存在,相反,知识只是为了人的生存和发展才有存在的价值。同时,“知识若没有智慧烛照其中,即使再多,也只是外在的牵累;智慧若没有生命隐帅其间,那或许动人的智慧也不过是飘忽不定的鬼火荧照。”感悟性教学既要教人获取知识,又要开启人生智慧,但是最终目的在于通过对生命的点化和润泽,使人成为充盈着精神的文化主体。这种点化和润泽就在于“觉”。觉是生命的灵犀所在,它牵动着生命的整体,使生命从其对自身之自然、本然的回眸中意识到生命所当趋之应然。
    感悟触及到人的心灵深处,每一次感悟都使主体的人在灵魂震颤的瞬间感受到一种从未体味过的内在敞亮,其主体性得到空前的张扬,从而也就获得一次心灵的解放。触及人心灵的感悟,又是人精神生长的催化剂。每一次感悟都是人所经历的精神的洗礼,人的精神在一次次的感悟中,不断地得到充实和丰盈。感悟性教学就是要为学生创造有利于触发感悟的情境和契机,并及时地予以点化和引导。在教学过程中,引导学生通过体验和理解,产生强烈的震撼,使教学真正从纯粹知识的积累转变为生命的体验,在体验的过程中感悟人生,提升生命的境界。这种感悟性教学正如雅斯贝尔斯的“顿悟的艺术”。他说,顿悟“是灵魂的眼睛抽身返回自身之内,内在地透视自己的灵肉,知识也必须随着整个灵魂围绕着存在领域转动。因此,教育就是引导‘回头’即顿悟的艺术。由于教育的这一神圣本源,因此在其藏而不露的力量中一向存在着精神体认的财富,但教育只有经由顿悟才能达到对整个人生的拯救,否则这些财富将失去效用”。
    感悟是人类一种重要的把握世界的方式。外在于人的知识,只有通过感悟而内化为人的知识,才具有真正的价值;只有通过体验,才有可能达到心灵的震撼和情感的共鸣;也只有经过体验才能达到相互的理解和心与心的交流。就知识的获得来说,只凭讲授、灌输、死记的话,知识还是死知识,并没有真正被掌握;如果师生只针对课本上的知识去分析作者的感情,为了应付考试而记住文章所表达的中心思想,那也仍然是作者的思想感情,并不会在师生的内心掀起任何波澜。只有经过师生的理解和感悟之后,结合自己的感受和体验,才会内化为师生自己的、有生命感情的、能丰富生命情感和意义的知识。随着知识的内化,学生的精神也日益丰富。因此,可以说,感悟性教学的根本目的在于建构学生的精神,使学生逐步成为精神丰富的文化人。
    生命所蕴涵的丰富的意义,只有依靠主体自觉的感悟与体验才能获得。任何外部强制性灌输只会使主体与外界日益疏离。因此,儒家非常强调主体的内省。通过内省获得人生的智慧,探寻生命的意义,从而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这个内省的过程就是获得意义的过程, 也是意义生成与创造的过程。感悟性教学正是通过主体的内心体验,将外在于人的世界与“人心”融会贯通起来,从而获得属于个体的知识。这种通过个体内心体验而获得的知识就成为个体生命成长的意义之源。
    3.感悟性教学在关注学生内心体验的同时,又关注学生的生活世界。
    人不只是生活在内心世界之中,更现实地生活在色彩斑斓的现实生活世界之中。现实的生活世界是人生命存在之场。人不能够与生活世界隔绝而使自身孤立于自己的内心世界之中。通过内心体验可以探寻生命的意义,而这种生命的意义也只有在现实生活中才能彰显其价值。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感悟性教学的过程,实际上是意义的生成与创造的过程。
    在感悟性教学过程中,经验可以转化和唤醒为体验。只有关注体验、强调教学过程中的感悟,才能使外在于人的文化知识内化为个体所有,使原来个体己有的知识经验在新的条件下被激活,成为建构新的意义的基础和前提。斯普朗格认为,教学过程“绝非单纯的文化传递,教育之为教育,正在它是一个人格心灵的唤醒,这就是教育的核心所在。”教育的最终目的不是传授己有的东西,而是要把人的创造力量诱导出来,将生命感、价值感“唤醒”。在感悟教学的过程中,教师和学生之间形成一种动态生成的关系。一方面,师生共同感受文化的魅力和力量,在这种感受的运动过程中体现着生命的成长,展现着生命的活力,并以此来改变环境和社会;另一方面,在这个过程中,生命个体体验着文化,理解着历史,理解着他人,并反思着自我,憧憬着未来,不断创造更为广阔的精神视野。同时,师生能够体验到知识的原创过程,感受知识生成的激动与欢欣,从而学会学习、学会探究、学会创造。
    二、感悟性教学的文化超越功能:面向未来的建构
    感悟性教学关注人的文化的生成与建构。它着眼于未来,通过教学使人不断得超越现实的自我,使人逐渐地由浅薄走向深刻,有贫乏走向丰富,由不完善走向完善,从而建构具有知识丰富、理解生命意义的文化主体。
    人是一个不断超越的存在,正是这种超越性使它获得了无限发展的可能性和空间。可以说人类发展的历史就是人类不断发展自己、暴露自己的缺陷而后克服这些问题、进而产生更多问题的过程,而这些缺陷与发展是同步的,是内在于发展进程中的。生命就是在不断超越自己的有限性的过程中形成了高于生命的生命,即精神生命和价值生命。
    自从人类诞生的那一天起,人就开始了自我不断超越、追问生命意义的艰难历程,教育的诞生、文化的传承从根本上说就是人类实现超越的一种方式。
    “教育作为一种培养人的实践活动,它必须具有超越的特性”;“教育的着眼点不在于使人‘接受’、‘适应’已有的,而在于为‘改造’、‘超越’的目的而善于利用已有的一切。”“超越意识对于教学来说,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如何培养学生的超越意识?感悟性教学正是培养学生超越意识的有力手段和途径。因为感悟是人超越现实生命的一种方式。人生活在现实世界中,当下生活中的某些因素(自然的和文化的)触动主体的心灵,主体产生联想和想象,使以往的知识经验与当下的情境融会贯通,并经过逻辑思维与直觉思维的交互作用,从而产生新的体验,获得新的知识,建构新的自我,使人逐步实现由自然人向文化人的转化。每一次感悟就是一次生命的超越。无限的超越,不断地建构着新的文化生命。

  (摘自2006年第4期《中国大学教学 》 谌安荣 原文6000字)